首页 > 一站服务 > 财经资讯

全球金融危机十周年:从阿根廷到意大利 金融市场再现动荡

来源:证券时报 发表日期:2018-05-30 10:05:13分享到

一切景象都似曾相识。

10年前,随着雷曼兄弟破产,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并深化,世界经济受到重大冲击。10年时间过去了,金融危机带来的影响可以说仍未完全消失。只是,从阿根廷、土耳其等新兴市场到意大利、西班牙等欧猪国家,最近都陷入“不安”当中,危机的阴霾似乎再次笼罩在这些国家之上。

强势美元在惹祸?

5月初,阿根廷金融市场一度股债汇“三杀”,迫使阿根廷央行在6天里花费50亿美元干预汇市,这已经相当于阿根廷外汇储备的10%。不仅如此,阿根廷还寻求获得国际货币基金组织(IMF)的支持,该国央行更曾在10天时间里加息3次,从32.5%上调至40%。这一切的努力,只是为了捍卫该国货比索。

阿根廷的危机导火索起源于今年年初,在比索持续贬值、通胀问题依然严峻的情况下,阿根廷央行一面承诺保持独立性,继续抑制物价上涨,一面却意外地开始连续两次下调利率,令市场大跌眼镜,随之而来的就是比索的大面积抛售潮。与此同时,自4月中旬以来美元指数显著走强。每当美元进入走强周期,新兴市场投资者的神经都会经受严重考验,脆弱的阿根廷经济遭遇更大压力。

继阿根廷之后,土耳其是紧接其后“暴雷”的国家。一时间,对新兴市场的担忧瞬间弥漫。今年以来,土耳其里拉兑美元汇率已下跌20%。上周,土耳其央行紧急宣布将后期流动性窗口(LLW)贷款利率上调300个基点,从13.5%涨至16.5%。但土耳其里拉汇率继续崩跌。土耳其央行要求采取紧缩的货币政策,但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强烈反对加息,双方依旧在进行激烈的拉锯战。

阿根廷、土耳其的汇市接连“闪崩”,印尼、巴西和俄罗斯等新兴市场国家也“压力山大”。就在本周一,巴西股市主要股指BOVESPA下跌4%,创今年以来新低。经济学家保罗·克鲁格曼甚至表示,从这些“崩盘”中嗅到了1997年金融危机的味道。

自2008年金融危机后,随着主要发达国家逐渐走出危机,新兴市场经济随全球经济一道复苏。其实,从基本面来看新兴市场整体的情况远没有克鲁格曼说得这么糟。相比于2013年美联储缩减购债规模导致美债利率飙升,引起的全球市场恐慌的时期,新兴市场的经常账户、财政余额等状况都有了明显改善。

只是,剧烈波动仍不可忽视。在美国为代表的发达经济体渐次退出宽松,以及国际贸易局势趋紧的背景下,阿根廷和土耳其发生的危机,在一定意义上看,只是众多新兴经济体可能面临的类似问题之缩影。

就在29日欧洲股市交易阶段,美元指数强势突破95水平。目前,许多新兴市场国家对美元的升值异常敏感。国际金融协会(IIF)指出,债务水平以及以外币计价的债务占比双双上升,许多新兴市场现在对美元升值的风险敞口比2008年金融危机时还要大。国际评级机构惠誉表示,新兴市场债务水平是10年前的4倍,这使得新兴市场在美国紧缩和加息时代,更容易受到影响。招商基金国际业务部总监白海峰表示,在贸易保护主义等不确定性因素影响下,新兴经济体二季度或面临复苏放缓的困扰。作为新兴市场的主要融资来源,强势美元将加大新兴市场的融资成本,增加新兴市场债券市场风险。也有分析人士表示,新兴市场问题的答案,也许并不仅仅在各自的经济政策和政治局势上,而在于怎样在创新和生产力方面取得长足进步。

“欧猪”国家也惹祸?

金融危机过后,欧洲又爆发了债务危机,特别是意大利、西班牙、希腊等“欧猪国家”受到的冲击最为严重。最近,意大利和西班牙再次成为欧元区的“风暴眼”。

近日,意大利总统马塔雷拉任命朱塞佩·孔特为新一届政府总理,并委任他尝试组阁。只是,自3月4日大选出现悬浮议会至今,意大利仍未组建联合政府,但一直未停下朝首个民粹主义政府迈进的脚步,金融市场已经表现出对意大利民粹主义政府的紧张不安。因马塔雷拉反对提名疑欧派人士出任经济和财政部长,孔特近日确认放弃组阁。这意味着意大利选举后近3个月的组阁谈判无果而终,再次选举的可能性上升。马塔雷拉表示,他不会同意一个可能把意大利带离欧元区的人出任财长。

意大利的政治形势给当地金融市场和欧元走势都带来影响。意大利与德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差扩大至215个基点,创2014年以来的最高水平,突破高盛设立的“警戒线”。而在本周一,意大利FTSE MIB指数继续下跌2%,并触及两个月新低,多只银行股一度触发熔断暂停交易。受意大利危机冲击,欧元兑美元跌至1.1510,跌幅一度扩大至0.8%,创去年7月份来新低。昨日,意大利股市盘中跌幅一度接近3%。

值得注意的是,空头早早开始布局。他们寄希望于意大利的政局不稳定,以及欧洲央行逐渐撤出大规模刺激,押注意大利债券价格下跌。今年以来,象征空方力量的意大利国债借贷需求上升了33%,达到约333亿美元的规模,而同期欧盟其他国家的这一需求仅上升5%。此次意大利金融市场动荡的最大的受益者,就包括资管公司Discovery Capital Management,以及一家不知名的对冲基金Brevan Howard。

那边,西班牙“又来了”。6月1日,西班牙首相拉霍伊将面临不信任投票,该国政府的未来可谓是悬而未决。最近,西班牙与德国10年期国债息差扩大至104个基点,西班牙股市也大幅下挫。

对于欧元区前景,市场看法不一。前雷曼兄弟交易员Mark Cudmore在最新研报中警告,一场由意大利主导的欧债危机正濒临爆发边缘。不过,德国商业银行的经济学家表示,欧元区主权债务危机最黑暗日子卷土重来的可能性似乎很低,这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欧洲央行已经采取的行动。

德银认为,自布雷顿森林货币体系1971年瓦解以来,金融危机就是一个非常普遍的现象,每一次美联储紧缩周期都会有不同程度的危机发生,危机最有可能的催化剂是全球范围内从宽松走向紧缩的货币政策,而这一切又发生在债务水平创纪录的背景之下。

不管是人为的做空力量还是全球货币政策的变化,对于全球金融市场和投资者来说,2018年注定是一个不平常的年份,即将到来的6月又是一场考验:目前联邦基金利率期货显示美联储6月再次加息的概率高达98%。

【收藏此页】 【关闭窗口】